服务热线 ( tel ) :
13705913700
联系我们

福州欧冠木业有限公司

电话:13705913700 13809547588 陈先生

地址:福州巿仓山区盖山镇南三环吴山村对面
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动态 > 区分防腐木材料 行业动态

区分防腐木材料

时间:[2015-05-14]

 通常所说的芬兰木,实际上也是防腐木的一种,主要材质是欧洲赤松,他在俄罗斯、中国东北也有生长。芬兰是北欧森林覆盖率最高的国家,也是最早将防腐后的赤松输入中国的国家,因此人们习惯上称赤松防腐木为“芬兰木”。北欧赤松具有很好的结构性能,纹理均匀细密,质量上乘。北欧赤松生长于寒冷地区,慢生树种,木质紧密,含脂量低,木材纤维纹理、木节小、比大部分软木树种强度高,属于经人工防腐木材,经加压灌注ACQ防腐剂处理和KDAT(二次窑干)的户外防腐木。芬兰防腐材是经真空脱脂后,在密闭的高压仓中灌注水溶性防腐剂ACQ,使药汁浸入木材的深层细胞从而使木材具有抗真菌、防腐烂、防白蚁和其他寄生虫的功能,且密度高、强度高、握钉力好、纹理清晰及具装饰效果。气干密度为0.54g/cm3(干材重量约540公斤/米3)
  防腐木,是将木材经过特殊防腐处理后,具有防腐烂、防白蚁、防真菌的功效。专门用于户外环境的露天木地板,并且可以直接用于与水体、土壤接触的环境中,是户外木地板、园林景观地板、户外木平台、露台地板、户外木栈道及其他室外防腐木凉棚的首选材料。
  在我国防腐地板的主要木材是樟子松,樟子松树质细、纹理直,经防腐处理后,能有效地防止霉菌、白蚁、微生物的侵蛀,能有效抑制处理木材含水率的变化,减少木材的开裂程度,让室外防腐木板材更加经久耐用,使防腐木材使用寿命延长。樟子松主要分布于夏凉冬冷且有适当降水的气候条件,我国黑龙江大兴安岭、内蒙古海拉尔以西的部分山区和小兴安岭北部有分布,俄罗斯的樟子松资源极为丰富。


?
  • 主页
  • 老彩民高手论纭
  • 状元红心水论坛
  • 六合资料结果历史
  • 主页 > 状元红心水论坛 >

    江川星云湖br污染治理调查

      发布时间:2019-05-16 06:08

      星云湖,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,是玉溪市江川区的母亲湖。在今年年初接到群众举报电线月底,都市时报记者对星云湖污染进行了调查。公厕污物直排湖滨带、湖滨湿地“蓄污”严重、湖边圈养鸭鹅、在湖水里洗菜……调查中,星云湖周边损害环境的一幕幕景象被记录下来。

      2019年2月27日下午2点,都市时报记者驱车来到石岩哨村委会大凹村。刚下车,一股混合腐烂垃圾与厕所异味的气味扑鼻而来。循味道走,不到1分钟,就看见一大堆生活垃圾堆在一个公厕门口。顺公厕旁道路继续前行不足1分钟,就来到了星云湖岸边。据目测,公厕距星云湖湖岸的直线米左右。

      间隔如此之近,公厕是否会污染湖水呢?都市时报记者试图绕到公厕背后一探究竟,但无奈被民房及彩钢瓦遮挡。不过,通过无人机航拍可以看到,厕所背后有3个露天储粪池顺坡排列,一个比一个靠近湖岸。最下面的储粪池则直接与湖滨带的湿地连接。

      村民李先生说,定期会有粪便运送车辆前来运送。但住房离公厕很近的一位村民则表示,他亲眼看到工作人员用抽粪机将粪便直接抽排到湖滨带。从航拍镜头看,后者更具说服力。因为第三个储粪池与湖滨带的连接处,树草枯萎,疑似已被粪便“烧”死。更远处,依稀可见粪状物及各种垃圾。

      当地村民介绍,仅大凹村一个村小组就有3个公厕,其中2个距离湖岸很近,最远的一个,距离湖岸距离也不足500米。

      在街街道河咀居委会老河咀村,从星云湖环湖路转到现已停用的湖滨公园,能闻到一股粪便臭味。仔细观察,公园的一角有个公厕。观察公厕内外情况,可判断最近有人使用过。这个厕所距离星云湖200米左右。

      原湖滨公园的另一个地点还有一个公厕,与星云湖仅一墙之隔。围墙外是湖面,围墙内是公厕粪沟。通过反复查看,虽然不能确认公厕粪便直接排入星云湖,但围墙墙根的一个缺口令人起疑。从厕所环境判断,公厕最近无人使用。

      从这个厕所出来往星云湖方向走,岸边有几条泡沫船,不远处的地面上有篝火燃烧的痕迹,未燃尽的树桩、树枝等物随意散落湖边。

      “这些泡沫船,据说是有人夜间下湖偷鱼用的。篝火可能是偷鱼者夜间取暖用。”村民朱军(化名)猜测。

      “虽然湖滨公园已经关门,但是这两个旱厕一直没有处理。”朱军说,每年开渔节都有成百上千的群众来到此地,旱厕的使用情况不难想象。至于粪便究竟是如何处理的,朱军看着远处的星云湖说:“搞不清楚。”

      这些公厕是否会对星云湖产生污染?云南大学生态学与环境学院教授、博导,云南省生态文明建设智库主任段昌群博士认为,这毫无疑问是肯定的。“畜禽粪便、人的排泄物,在污染防治中都是属于非常重要的、基础性的治理对象。即便是这里没有湖泊,也不能在这里存在。我们花费几十亿去治污,但是连这些基础性的问题都解决不了,这就属于主次不分。最基础、最能够解决问题的部分没做,退而求其次追求大工程、大投资,这是我们在湖泊治理当中需要规避的。”

      玉溪市生态环境局江川分局副局长叶彦强表示,湖滨公园两个旱厕在“四退三还”范围之内,原计划年内拆除。在得知本报反映的情况后,已经拆除。至于大凹村的公厕,为方便1000多位村民如厕,现已安排相关人员用抽粪车抽走粪池的粪便,以确保不再污染湖滨带。“大凹村的3个公厕属于‘四退三还’范围,年内将完成拆除。”

      大凹村有一条通往湖滨带的排水沟。2月28日,记者顺排水沟往星云湖方向走,可见水沟一侧有4间猪圈,每间猪圈的出污口都连通排水沟。从出污口印迹看,垃圾和粪便几乎是往水沟里直排。

      顺排水沟往下走10米,竖着一块“星云湖湖滨带管理规定”的牌子,上面载明八条规定,其中第三条为“不准在该区域放养牲畜、家禽”。但在牌子的下方,有人用网圈出来一小块地,里边养着10多只鸡、鸭、鹅。这些家禽的粪便直接排向了湖滨带。

      “村里有专门丢垃圾的地方,但村里人习惯了乱丢垃圾,有的直接就丢在湖边。遇到雨天,直接被雨水带进湖里。”一名保洁员谈起这种境况,显得十分无奈。

      “湖滨带堪比垃圾堆。不信,你们自己去看!”村里一名保洁员介绍,星云湖周边“退耕还湖”后修建了湖滨带湿地,目的是净化湖水。但是部分湿地垃圾遍地。

      继续往湖滨湿地走,依然能闻到异味。这一片湿地的水呈现黑色,水面上布满蓝藻,还有泡沫制品、矿泉水瓶、塑料袋、枯枝败叶等生活垃圾。抵达星云湖岸边,只见篝火余烬、烟头、酒瓶、烧烤竹签、食品包装袋、饮料瓶比比皆是。

      3月18日,距第一次探访已有19天,但这里的现状并无改观。湖滨带上仍随处可见人畜粪便,一位老者正悠闲地在湖边放牧一头骡子。

      在看过记者拍摄的湖滨带上述情况的照片后,段昌群博士表示:“触目惊心”。“在若干年前,我们就曾向当地政府指出过这些乱象,当地的回应是早已解决,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惊。下一步,我也将通过相关渠道,向有关部门反映这一问题。”对于湖滨带上的乱象,叶彦强并没否认。“这一切行为都被明令禁止。为确保落实到位,区财政花钱,每两公里(湖滨带)都聘有专业管护人员。”叶彦强说,随着“四退三还”工作的进行,这一现状必将得到改观。今后将加强监管,确保湖滨带不被污染。

      江川是云南蔬菜重要种植区,资料显示,2018年,江川区的蔬菜产量达45.5万吨。都市时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因为蔬菜产量大,入湖或在入湖河道洗菜的行为,一直在江川上演。

      2月27日下午5点整,在星云湖西南边的新河咀村,两个穿着水靴的中年男人正站在一个池塘里洗芹菜、蒜苗。池塘紧邻星云湖,一边与环湖截污干渠相连,一边与星云湖直通。“跟湖水相连的地方地势高,池塘水淌不进湖里去的。”一位中年男人辩解称,池塘水流入排污大沟前会经过一道闸口,菜叶等渣滓会被滤下来。“洗菜的脏水的确有污染,但是没有别的地方洗呀!”

      顺着环湖路往北边走,8分钟之后就来到了双桥营村。一位年过六旬的老妇,直接把小板凳放在湖水里,坐在湖水里洗胡萝卜。她身旁的湖岸附近漂浮着大量的废菜叶。风一吹,废菜叶随波逐流。

      当天,都市时报记者驱车顺南岸到西岸走访,不到1小时,发现5个洗菜点,这些洗菜点或在入湖河道,或直接在湖里。

      2月28日上午11点,在星云湖的东南边——大寨河接入环湖截污干渠入口处,直径约半米的排水口几乎被废菜叶及垃圾堵死,只有一个小空隙还在出水。走近细看,堵塞物除了废菜叶外,还有杂草、塑料袋、塑料瓶等。记者随机打捞了一包废弃物,上岸仔细查看,里面有近20个农药包装瓶(袋),种类包括百草枯、毒克啉、韭葱蒜干尖灵等。

      “洗菜本身对湖泊污染不大,但留下的菜叶对湖泊污染非常大。除洗菜外,种菜产生的废菜叶和秸秆随意堆放路边,遇到降雨,会被冲刷进入沟渠或者湖泊,对星云湖的污染非常大。”段昌群博士说。

      叶彦强说,江川区党委、政府对洗菜问题高度重视,目前已建成很多洗菜池。下一步,会将截污干渠收集的污水,经净化后抽回生态池塘(或规划建设的洗菜点),用于农田灌溉或洗菜,以杜绝这一乱象。

      在大营村委会黄家庄村小组,一段截污干渠与星云湖相距不足100米,村民朱军(化名)说,此处有“玄机”:“每年5月到7月,江川雨水充沛,又逢蔬菜上市(洗菜高峰)。此时,大量的雨(污)水从河流沟渠涌向截污干渠,污水里夹杂着菜废叶、各种垃圾。这种情况下,即便三四个人守在一个入口打捞,水里的垃圾都捞不完。为避免截污干渠漫灌,相关部门会下令打开截污干渠通向星云湖的涵洞,巨量污水由此便会排入星云湖。”朱军说,据他所知,仅星云湖南岸,就有许多这样的涵洞。但平日里它们都会被遮掩起来。“每年雨水丰沛期,截污干渠就成了摆设。”

      在海浒村委会马料庄村小组一个抽水站,抽水沟渠直连星云湖。而这条抽水沟的两侧是截污干渠。“汛期截污干渠的水位很高,漫堤后,污水就会直接流入抽水沟,排入星云湖。”朱军说。

      段昌群博士提醒,采取工程治污要持冷静态度。云南多地属季风气候,降雨集中在5—10月,11月到次年的5月份属旱季,降雨量很小。以环湖截污工程为例,会出现一种尴尬现象:在旱季无水可截,雨季无法截污(因为做不到雨污分流,雨季雨污混合后水量很大,根本截不住;即便截住也无法储藏;即便能储藏也无法处理)。“环湖截污工程一般投资很大,需慎重考虑。”

      “汛期的确存在这种现象。”叶彦强表示,目前,政府正在修建多座泵站。待这些泵站完工后,雨季来临时,将把雨水抽回到生态池塘或者洗菜池,以尽量减少“截不住”的情况。

      星云湖,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之一,地处玉溪市江川区境内,位于江川城区以北1公里处,与抚仙湖一河相连,一山之隔。

      星云湖为高原陷落型浅水湖泊,属珠江流域南盘江水系,南北长9.09公里,东西宽4.73公里,最大水深10.81米,平均水深6.01米。星云湖有东西大河、渔村河、小街河、大街河、螺蛳铺河等12条入湖河道。星云湖是江川区工农业生产和沿湖20多万人口的重要水源地。

      2月27日,记者在星云湖北岸的海门桥附近看到,湖面上浮着厚厚一层糊状物,湖面上到处可见各种生活垃圾。微风吹来,人几乎无法觉察湖水在动,只能闻到阵阵异味。

      资料显示,对星云湖的治理已持续20余年,仅“十三五”期间,资金投入就达36.6亿元。星云湖从2003年开始沦为劣V类水质,从2016年起首次出现V类水质,只不过云南省生态环境厅公示的水质监测月报显示,2016年、2017年,星云湖各有3个月水质属于V类,2018年仅有一个月为V类,除此之外,其余月份均为劣V类。

      段昌群博士认为,三大原因致使治理难度大:其一,星云湖虽然面积不大、水量也不大,但属于高度老化(以地质年代计算)的湖泊。如果与人类进行类比,相当于人进入了60—70岁的样子,可谓风烛残年。其二,最近几年经济社会的发展对湖泊的影响和干扰,超过了湖泊能够容忍、接受、消纳污染的程度,导致了星云湖生态链不完整、生态系统不能正常运转,从而使得其自净能力很低。以上两个原因叠加,导致星云湖水环境处于十分脆弱、敏感状态。其三,目前入湖污染负荷,依然远远大于湖泊的承载能力和自净能力。

      “现在很多湖泊治理,采取的治污措施大同小异,治理效果不怎么好。”段昌群说,这个时候,我们需要反思,原因是否是“家底不清、思路不明、关键没抓、首尾无序”。“在治理中,我们需要长期持续的监测、调查分析,实时判断湖泊水环境变化情势和影响的主要因素,及时给出应对措施,从而进行精准治理和生态修复。要做到这些,都需要强有力的科技支撑和保障体系。”

      2019年3月7日,云南省委第六巡视组向玉溪市委反馈高原湖泊保护治理巡视情况,其中提到了巡视中发现的以及干部群众反映的一些问题。这些问题,相关部门也应引起高度重视。

      “履行‘三湖’(即抚仙湖、星云湖和杞麓湖)保护治理责任有差距;干部作风不实,落实省委高原湖泊保护治理要求不力;民生关注不够,解决‘三湖’周边群众关切问题不及时”;

      “纪委监委监督执纪宽松软,坐等问题线索上门;职能部门履行监管责任缺失,‘九龙治水’现象突出”;

      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“只有‘留得青山在’,才能‘不怕没柴烧’”,习同志的科学论断,早已指出环境是我们生存发展的根本,生态环境没有替代品,用之不觉,失之难存。

      省委、省政府历来高度重视星云湖等云南九大高原湖泊保护治理工作。去年11月12日至13日,省委、全省总河(湖)长、抚仙湖河长陈豪率调研组在玉溪市督促检查抚仙湖、星云湖、杞麓湖保护治理工作。星云湖畔,陈豪与大家心情凝重,他指出,控源截污是当前最为紧迫的重点工作,要倒排工期,挂图作战,严把质量关,使项目早日建成尽快发挥作用;要加快对流域废弃磷矿、农村面源污染源专项整治、综合治理,下决心让水质早日达标。

      接到江川星云湖遭受污染的举报后,为了让调查尽可能地全面,不以偏概全,本报记者先后数次前往星云湖,时间跨度长达19天,调查范围涉及江川区邻近星云湖的两个街道和镇,6个村小组。目的只有一个,通过客观的报道,呈现江川星云湖的污染和治理现状,找准存在问题的根源,供地方政府和有关部门对症下药。

      历时半个多月的采访中,我们将发现的问题逐一反馈给当地有关部门,也得到了积极的回应,例如原湖滨公园的厕所,就得到了及时整改。

      接下来的治理,还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。我们相信,当地有关部门会进一步采取措施,根除星云湖周边的污染;而生活在星云湖周边的群众,也会认真思考,如何才能保护和利用好自己的母亲湖。

      正如习同志所强调的,要把生态环境保护放在更加突出位置,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态环境,像对待生命一样对待生态环境,在生态环境保护上一定要算大账、算长远账、算整体账、算综合账,不能因小失大、顾此失彼、寅吃卯粮、急功近利。